当前位置:河北食品网 » 食品资讯 » 原料供应

正文

新疆雪菊跌至白菜价 从高端市场进入沿街叫卖

发布日期:2012-09-24  来源:中国青年报   浏览次数:26978

 新疆雪菊去年还能卖出“黄金”价,今年却跌成了“白菜价”。这让罗克满江·买买提很受伤。

河北食品网讯:   产量激增 鱼龙混杂

  新疆雪菊从黄金价跌到白菜价

  新疆雪菊去年还能卖出“黄金”价,今年却跌成了“白菜价”。这让罗克满江·买买提很受伤。

  36岁的罗克满江·买买提是喀什的农民。2010年他从电视上看到,新疆和田有人种一亩雪菊竟能赚13万元,这让罗克满江·买买提心动。

  雪菊,学名为蛇目菊、双色金鸡菊。新疆人多称之为雪菊、昆仑雪菊、天山雪菊等,原产于美国中西部地区,我国部分地区有栽培。

  2011年罗克满讧·买买提前往和田皮山县花3000元买了雪菊的种子,从家中3000亩的土地中拿出两亩地试种植雪菊。让他没想到的是,仅两亩的雪菊就让他收益8万多元。

  为此,罗克满江·买买提今年年初下种了100亩雪菊,投入20万元。6月,罗克满江信心满满地带着自己的雪菊到乌鲁木齐准备卖个好价钱。

  可他没想到的是,去年一公斤卖近千元的雪菊,今年竟然跌到了每公斤不到80元。“雪菊价格真是疯了,一点也看不懂。”罗克满江·买买提今年收了近5吨的成品雪菊,到目前只卖掉3吨,可这3吨才卖了6万元,与他投入的20万元相比,还相差甚远。

  “在乌鲁木齐,我每个月光房租、库房费、摊位租金等开销就得7000元。现在还有这么多雪菊没卖掉,真是快让人疯了……”罗克满江·买买提说,现在根本不指望赚钱,能把本收回就已经不错了。

  和罗克满江·买买提有一样遭遇的种植户在新疆还有很多。

  据了解,从2010年开始,新疆产的各类雪菊产品深受广州、深圳等南方市场的欢迎。到2011年,新疆雪菊价格最高时,曾一度被推高到每公斤两万元。然而时隔一年,新疆雪菊价格一路走低,最便宜时每公斤仅售30元。

  种植户不明白,新疆雪菊怎么了,一个市场新宠是否会就此消沉?

  大买家掀起雪菊潮

  “现在全新疆都在种雪菊”。一位从事雪菊经营的企业老总这样形容现在新疆雪菊种植状况。

  多年来,野生雪菊只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的26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区有发现。早年间,当地牧民在放牧时发现这种金黄色的小花,间或有人用它来泡水饮用。但在和田地区乃至全新疆,雪菊茶并未成为当地人经常饮用的饮品。

  据《新华本草纲要》称,雪菊有清热解毒、化湿的功能,可用于急、慢性痢疾,目赤肿痛、湿热痢、痢疾等。由此来看,昆仑雪菊确有一定的保健作用。

  在商人的包装下,雪菊的来历被演绎成为一个个神奇的故事。

  从2010年下半年起,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广州、深圳、上海、北京等各大城市纷纷涌现大量推销昆仑雪菊的商家。在各种宣传造势之下,这种金黄色小花身价飙升。雪菊价格让消费者瞠目结舌之余,更让新疆当地的农牧民看到了赚钱的机会。

  据最早经营雪菊的新疆雪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称,2010年雪菊价格猛涨,与南方地区出现的游资商人有很大关系。

  他说,前些年,有着华南茶叶市场“风向标”之称的广州芳村茶市场上突然冒出一批又一批“大买家”,他们挨家挨户地问:“有没有昆仑雪菊?”这个消息一下子就炸开了锅,批发商们纷纷热议这种神秘的菊花新品,并开始寻找货源。货源一开始被新疆厂商控制,有价无市的局面致使雪菊价格一路走高。

  “黄金价”立刻吸引了新疆大批农民开始种植雪菊,而一些地区为了增加农民收入,也开始鼓励农民放弃其他农作物,改种雪菊。更有一些地区还以雪菊为名搞起了雪菊节。

  一股种植雪菊的风潮在新疆的天山南北掀起。

  一位经销雪菊的商人说,据他所知,现在广州一雪菊库的存量已达2500吨。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雪菊身价就冰雪两重天,像坐了过山车一般,业内人士用到最多的词是“产量激增”和“鱼龙混杂”。

  业内人士称,严格地说,真正的雪菊应是产自海拔3000米以上,但是如今,就连海拔为负的吐鲁番地区也开始种植雪菊,几乎是全新疆都开始种植雪菊。一哄而上,导致雪菊质量无法保证,也使得这种一年前“贵族”变成今天的“乞丐”。

  从高端市场跌入沿街叫卖

  26岁的小谢已经做了近10年的水果生意。从今年5月开始,小谢发现她身边多数卖干果的商家开始卖起了雪菊。于是,8月初开始,她也从批发商那里进了一批雪菊。她每天一边推着车卖水果,一边卖雪菊。

  小谢的摊点在乌鲁木齐友好路的小市场上,每天来到摊点询问雪菊价格的人很多,然而真正买雪菊的人却很少。“现在卖雪菊的人太多了。”小谢说,在她家附近的早市上,就有卖雪菊的商家,批发价格每公斤30元、80元的都有。

  小谢的雪菊零售价每公斤100元,一般在她这里买雪菊的消费者一次只买10元的量,即便是这样的价格,大部分消费者仍然觉得贵。小谢对自己做雪菊生意有点后悔,她估计她的雪菊要积压到明年。但小谢并不清楚,雪菊在去年还是很多消费者不太熟悉、也不敢问津的茶中贵族。

  “本来定位高端、走礼品市场的雪菊,现在满大街小贩都在卖,你说我们这生意还怎么做?”赵丽丽(化名)是西域风物新疆地产名品公司八楼店店长,她告诉记者,去年他们卖的雪菊50克一罐300元,那时候有很多客人前来购买。最多时,一次团购就达200盒,这种礼盒装雪菊一盒960元。去年该店雪菊的净利润为20万元。

  今年,960元一盒的雪菊已降至240元,即便是这样来到店里的顾客仍然很少。今年店内雪菊销售情况如何,赵丽丽只能用“真的很差”来形容。

  “顾客来到店里大多是询问专营店的雪菊与外面小摊的雪菊有什么区别,之后就转身离开了,买的人太少。”赵丽丽说。在记者与赵丽丽交谈的30分钟内,共有6位顾客前来询问。谷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我今天就是想来问问这专营店的菊花和外面的菊花是不是真的不一样。”谷先生说,今年他的朋友送了他一袋雪菊,说是质量上等的雪菊。但是看着现在满大街都在卖雪菊,谷先生心里有些疑惑。

  “现在的雪菊大多包装简陋,也没有商标品牌,喝着不放心。”谷先生说,他很想知道,雪菊到底从哪儿来,有没有经过相关的检验。

  企业硬撑等待市场转机

  李轩是新疆西域冰菊生物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据他介绍,起初雪菊的名称并非“雪菊”,它其实是金鸡菊的变种。最先发现雪菊时,大家都不知道它叫什么,因为雪菊的汤色发红,颜色似血,因此取其谐音为“雪菊”。

  “刚开始‘雪菊’这个名称是一个品牌而非现在的品类。”李轩说,2006年他便开始做起了雪菊生意,但是那时候并没有人注册“雪菊”的商标,也没有将它往品牌的方向发展,只是给这些汤色似血的菊花取了个名字,结果当时的品牌“雪菊”成为现在的“雪菊”品类。

  2010年李轩意识到了品牌的重要性,于是他重新建立公司,欲将雪菊作为品牌打出去,他将目标消费人群对准北京、上海、浙江等地的高端消费者。为了保证产品源的质量,李轩的公司专门在新疆阿克苏乌什县平均海拔为2500米的燕子山建立了自己的雪菊基地。在这个3000亩的雪菊基地进行产品的除尘、消毒以及分装工作。

  从公司成立至今,李轩的公司所卖的雪菊始终走礼盒装路线,4盒装的雪菊价格为760元,6盒装的雪菊价格为1080元。虽然今年雪菊市场混乱,但李轩仍然没有降低雪菊的价格。

  “今年我们丝毫没有改变雪菊的价格,我们的品牌在外地还是很有市场。”李轩说,从2011年7月到2012年7月这一整年,公司的销售量一直呈递增态势,平均每个月的销售量较上月可增长10%~20%。

  不过,李轩仍然有他的担忧。

  “再这样下去,雪菊市场岌岌可危。”李轩说,在上海街头现在已有人提着袋子卖散装雪菊了,李轩的上海客户对此感到很奇怪,那么昂贵的雪菊怎么会卖到几十元一公斤。在这样的雪菊市场中,消费者会有“不敢喝”的担心。

  同时李轩认为,如果以目前产量激增、鱼龙混杂的情况继续下去,那么中高端消费者会对雪菊逐渐失去信心,雪菊市场或许会一蹶不振,企业也有可能做不下去。

  新疆雪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昆仑”牌雪菊在新疆很有知名度。这家公司总经理郑江红告诉记者,尽管市场上的雪菊已经卖到了每公斤几十元,但他们的雪菊现在仍然是1公斤1万元的售价。

  但他也坦陈,“今年的雪菊市场确实很乱,我们也在想办法,但如果市场一直这样下去,企业也支撑不下去,好不容易打出的品牌也会烂掉,光靠那么几个企业的力量是不够的。”

  抬高门槛给雪菊种植定“雪线”

  “我错过了雪菊的黄金期。等我开始做雪菊生意的时候,雪菊已经开始跌价了。”马刚是新疆大阪城区西沟乡的一位农民,从去年年底开始,他在乡政府动员和扶持下种了100亩雪菊,可是到目前只收回两万元的本钱。

  当自己的第一批雪菊收获时,马刚带着自己的雪菊来到新疆农科院进行检测,他自己也想知道这个雪菊到底有什么药用价值。在做检测的试样雪菊中,含类黄酮素20.38%。理论上确实有降压、降脂的作用。同时、雪菊的秆还有减脂的作用。

  “好东西是应开发出来,但应有序开发。”马刚说,现在雪菊市场太乱了。大多数农民没有搞清楚市场行情,就一股脑地种雪菊,结果市场饱和,农民的血汗钱也白白浪费了。

  同时,很多农民没有种植雪菊的专业经验,种出来的雪菊往往杂尘较多,不可能通过检测,更别说销往外地市场。这样的质量不过关的雪菊充斥着市场,使得质量高的雪菊被埋没在大量的中低档雪菊中。

  马刚认为,既然雪菊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知名度,又有一定的药物功效,这个市场还是应该规范发展,应该对不同品质的产品进行质量分级,剔除不符合规定的产品。

  黄水生是乌鲁木齐友好路上一家新疆特产专营店老板,从福建到新疆做生意刚刚3个月,说起今年的雪菊市场,他直摇头。

  “新疆的好东西很多,可是能做出去的太少。”黄水生说,新疆可以学习一下其他地方的政策。在福建,大红袍这样的好茶在发展初期,政府会对它进行推广,比如做广告。“可新疆的雪菊到现在连个像样的广告都没有,更别说品牌了。”黄水生说。

  农民和商家都希望雪菊生意可以继续下去,但是他们缺少一个规范的市场。

  在新疆西域冰菊生物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轩看来,雪菊这一品类已经树立起自己的品牌,如果能保证雪菊品质,那么新疆的雪菊还有希望,但前提是整顿规范雪菊市场——制定行业标准、检验制度、打出雪菊的品牌。李轩说,他们的公司在新疆技术监督局与新疆疾控中心的检测监督下,制定了一套公司自己的检测标准,但是这一标准并没有在整个雪菊市场上施行。李轩希望在雪菊市场上,能出台一个贯穿整个雪菊行业的制度以及检测标准。

  新疆雪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昆仑”牌雪菊在新疆很有知名度。总经理郑江红近来已经开始行动起来,向国家农业部申请成立雪菊地理标志保护即“雪菊种植合作社”,他不想看到辛辛苦苦打造的品牌就这样“烂”掉。

  他说,“等这个雪菊种植合作社开始运营起来,市场中就应有个标准,并非谁想在哪种就在哪种。”郑红江说,新疆雪菊生物有限公司500亩的雪菊基地在新疆和田民丰县海拔2600米的草场上,他向国家农业部申请将这一块基地设为雪菊地理标志保护的“雪菊种植合作社”。

  “雪菊种植合作社”的成立需要严格界定,它对雪菊种植的环境、温差、土质、海拔都有严格的标准,雪菊种植环境中不能有农药参与。也就是说,雪菊种植合作社的雪菊种植标准今后将成为雪菊种植的门槛标准,只有达到这样的标准才能种植雪菊,“有些海拔不到位的,土质有污染的地区就不应该种植雪菊。”郑红江说。

  他希望在雪菊种植合作社成立之后,与雪菊相关的系列标准都能制定出来,“政府应该加大雪菊市场的监管力度,制定标准,让雪菊市场火下去。”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河北食品网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河北食品网”。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河北食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友情链接

电话: 0371-86563572  邮箱:kf@zhuoqi365.com  版权所有:河南卓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豫ICP备090391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