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北食品网 » 食品安全 » 焦点透视

正文

关于有机农业

发布日期:2014-06-04  来源:科学松鼠会   浏览次数:59530

河北食品网讯:      

organics

 

  【图片出处:www.foodmatters.tv】

  人们早就开始关注土壤问题了。一个农业系统的稳定程度,和它的土壤质量关系之密切,如何强调也不为过。所以有机农业的起源最迟也可以追溯到20世纪上半业的农业著作。其原本的定义应该是“重视土壤质量和农田生态,主要依赖生物和机械手段处理害虫杂草、而依靠有机物质提供肥力的农业方式。”

  这个纲领很好。它带来的副作用——产量降低——有些时候也是能接受的。

  去年一篇nature比较了有机农业(按美帝标准官方认证的有机农场)和常规农业(从原始自给农业到绿色革命农业都涵盖,但不包括转基因等更新的生物技术),“总体而言”有机农业的产量低四分之一。“最可比”的条件下产量损失是34%,最好的有机农业实践可以把损失降到14%,再加上最合适的环境可以降到5%,再加上最合适的作物种类可以和常规农业齐平(但是科技树全开的现代农业就比不上了)。油料种子和水果影响很小,而蔬菜和谷物影响很大。发展中国家的有机农业产量掉得更多。(这项研究的中文报道 http://www.guokr.com/article/274527/)

  但是而今,某些有机农业,不客气地说,正在变成拜自然教。

  有一篇荷兰人的文章这样说:“基于对自然性价值(value of naturalness)的尊敬,遗传工程应被视为非自然产物而拒绝,因为它扰乱了整体的平衡或和谐(harmony or balance of the whole),使用的重组DNA并非自然物质而是合成产物……遗传工程是基于机械化而非整体化的生命观。有机农业反对遗传工程不止是因为它的风险,更是因为技术本身,以及它所反映的人类对待自然的态度。”

  哦。

  我们可不可以按照面神的教诲,先吃饱了再讨论哲学呢?

  在一篇日志里讨论过天然的问题了,这里再多说几句。

  所有的农业都不是天然的,有机农业肯定比常规农业要好一点儿,但它并不会真的变成天然。有一个著名的Haughley农业实验始于1939年,他们的数据表明如果土壤初始条件基本相同,千年历史的长期草场蚯蚓密度是每平米424只,有机农田是每平米178只,普通农田是每平米100只。

  而现在的有机农业实践同样是高科技的,它不是原始耕作方式,更不是自然生长方式,而是人类精心操控之下的系统,只是操控方法不同而已。有机农业的人力需求比常规农业高出很多。

  至于“天然的农业”,这是自相矛盾。一个天然生态系统是近乎封闭的体系,而农业则要把一大部分产出的生物量运到别处去给人吃。无解——除非废弃文明也算一种解。

  而且他们甚至没有拒绝使用辐射和化学诱变剂获得的种子……好吧,实际上也拒绝不了。在育种家的不懈努力下,早混了。杂交品种如果追溯其来源,有某一个祖先曾经接受过这类处理的概率太大太大。

  但是没办法。环境好处就算再好,不能兑现成利益也是不行的。有机农业产量上的整体劣势要么立法或者政策补偿,要么用较高的市场价格来弥补。而论及树立市场高价,还有什么比拜自然教更好的手段呢。如今Natural这个词已经彻底成为了商家的噱头,它可以取任何含义,只要这个含义能诱骗你掏腰包。

  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有机农业和转基因这俩东西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一个关注土壤,一个关注植物本身),却被塑造成了对立的双方。

  所以各种关于有机农产品的夸大宣传就铺天盖地了。以现有证据来看,有机食品营养并不更好,农残虽低但通常也不是零、也不会产生安全领域的影响,味道也只有一些零星的证据。有机农业对环境固然是好,但作为食品本身,差异实在太模糊。

  反正我们家买菜的纲领是:一看来源如何是否新鲜,二看味道怎么样,三看多少钱。管你是有机还是无机呢。

  其实某种意义上,有意识购买真正的有机农产品倒的确是可敬的行为——这等于自掏腰包回馈环境。但是,我实在是不信任国内所谓有机农业的现状。我确实知道几个认认真真做良心有机的农庄,可剩下的那些,在菜市场上我要怎么判断谁靠谱谁不靠谱呢?

  目前有机农业的标准做法是美式的:我给你订一套行业规范,符合规则的就能打有机农业标签、就能卖高价,不符合的就不能。好处是切实可行、不会落得国内这样的乱象。坏处就是字面的规范终究略嫌僵化,有些原则上很好的办法因为违规了而没法用——比如转基因技术。

  但如果YY一下二者的结合,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比如,Bt棉花在印度减少了一半的农药使用量,有机农业如果使用类似技术能大大减轻抗虫负担。还有些技术和已有的有机实践配合良好,比如能在水淹下存活两星期的抗淹没水稻。它本来是为了对抗东南亚洪水而研发的,但是有机农业里使用水淹法杀死杂草,有了这种水稻能大大提高效率。

  (有趣的是,这个抗淹基因也是来自水稻的——一个古老的稻种。五十年来人们都在试图用传统育种法把它整合进现代稻种,都没有成功。如果一种水稻里转进另一种水稻的基因,它“违和”嘛?如果是芦苇呢?猫呢?细菌呢?实验室呢?这条线划在哪里合适呢?)

  本来有机是一套技术思路而不是一种定死的方式,本来它可以和绿色革命、和现代生物技术合作无间。但是市场手段推广它就需要市场标签,市场标签一出它就很容易变成准宗教,那些想用综合手段的农民因为害怕丢掉认证而不得不止步。恐怕把常规农业向绿色改造还更容易一些。反正这事儿很闹心。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河北食品网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河北食品网”。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河北食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友情链接

电话: 0371-86563572  邮箱:kf@zhuoqi365.com  版权所有:河南卓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豫ICP备09039160号